您的位置: 八一电视 >> 专题
英雄胆惊天
2014-10-29

  当军长从越野车上下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满广志和身后一群晒得黑乎乎的兵。朱日和的6月当午,火辣辣的,脚下的戈壁砂岩热得烫脚。

  “信息化合成营是在体系支撑下的独立自主作战,而不是孤军血战,要随时能战斗、随时能收集情报、随时能快速指挥、随时能精确作战。基于这种能力我们的构想是……”他跟随军长的脚步,跑步进了指挥帐篷,直接拿起教鞭,汇报自己精心准备的“快速精准作战”演练方案。

  “快速精确的构想很好,但是部队行动没有全部展示出信息化部队的新质作战能力。”集团军参谋长的“但是”,让刚坐下的满广志有些措手不及。

  “可不可以考虑把演练背景构设为,合成营实施大纵深的体系破击行动,非预期遭遇机动进攻或者防御之敌,对敌军进行驱歼后,继续进行原任务。”参谋长虽说商量,但语气坚定。

  “很好,我看这个战法就可以叫随遇破击!”军长话音刚落,满广志激动地站了起来,说:“是,首长!我理解,随遇是主动的,破击是精确的。这是我们主动攻击,而不是以前的被动游击……”

  “野战指挥信息网能不能够稳定运行?”

  “每台单车上的敌我态势能不能实时更新?”

  ……

  满广志回答得都很坚决:“没问题!”

  “那我再问你,你的部队现在战术素养怎么样,快速机动中360度全方位射击行不行?”

  满广志张大的嘴,停住了闭合,最后一“胸脯”没敢拍下。

  任何一个战法都有其“死穴”,那是其中最难、最险的环节,而这个“死穴”恰恰被军长点中了。当年,用老坦克大角度射击,满广志他们都没少打。换了新装备,一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场地练一练。经验告诉他,这需要坦克车组内和车组之间天衣无缝的密切协同才能实现,并且,好的坦克射手是用摩托小时和炮弹“喂”出来的。

  巴彦朝格图,锡林郭勒大草原腹地一片起伏不平的丘陵地,方圆百里不见人烟和羊群。满广志选择这里作为实弹射击场。

  分队规模的实装实弹训练,必须进行周密的风险评估。满广志和参谋长、营长们带着几辆装甲车在场地上跑了几遭,有人在现场就打起了退堂鼓。

  “场地坡度大,而且坦克颠簸起伏,乘员容易迷失方向。”

  “沙土地上的烟尘影响后方坦克驾驶员视线,容易造成超越刮蹭、撞车,甚至误射、误伤。”

  ……

  大家的顾虑是有道理的。打,不出事则已,出事,轻则损装,重则伤人。现场决策、现场指挥只有满广志自己,对于已当了三年团长的他,对于红军团的地位和历史荣誉,意味着什么,谁心里都明白。

  当晚,熄灯号已经响过很久了,草原上一片宁静,红军团指挥所里研究讨论还在继续,讨论、争论、争吵。凌晨时分,电话响了,是军长。部队外出执行重大演训任务,军长、政委的“午夜热线”,指挥员们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军长询问训练进度,有什么困难。这一次,满广志拍了一“胸脯”,“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此时此刻,满广志根本没有去想,冒这个风险值不值,也没有去想,向领导强调困难和风险,给演习降低难度、给自己留条后路。他的会议总结斩钉截铁:“精细筹划,周密组织,出了问题,该扛就扛着。”

  再完美的筹划和组织,也会有小概率事件发生,况且,是在完全陌生的地域,高密度的新装备实弹射击。

  太阳还没露头,红军团坦克营就齐装满员开赴巴彦朝格图。检查车辆、准备弹药、明确编组,各项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砰砰砰”3颗红色信号弹升空,告诉部队警戒封控也部署完毕。实弹射击开始了,坦克营长孟宏伟将电台手柄紧紧贴在耳朵上,随时听着各车上报情况,眼睛死死盯着进行实弹射击的坦克。一连射击完毕,二连射击完毕……孟宏伟轻轻地在迷彩服上擦了擦手心上的汗。他刚松了口气,意外出现了,轮到坦克三连射击,当3辆坦克颠簸着冲出山坳,进入射击地域,坦克一个大坡度漂移,猛颠了一下,车内视界一下子从天空落到了地面,排长闫孟军眼前一蒙,迷失了方向,指挥全排重新搜索目标时,竟然将炮口调转,齐刷刷地指向射击指挥所。3辆坦克炮弹在膛,电击发按钮处于启用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开火。满广志一把抓起电台送话器:“涿州3号,立即关闭火控,原地停车,车长开窗观察。”

  在装甲兵训练中,炮口指向指挥所,是实弹射击的大忌,如果哪个连队、哪一组射手出现这种情况,会被别人讲好几年的。孟宏伟心有余悸又羞愧难当,拉着身边的参谋小声嘀咕,“第一轮就打成这样,再下去还不知道会捅多大篓子。”两人一起向团长建议,“这样太危险了,要不要降降难度,让车长开窗指挥吧。”

  “净瞎扯!打起仗来你有几颗脑袋敢露?”

  满广志命令三排原路返回重打。孟宏伟定了定神:“41,执行——”三排哀兵出击,几炮“盘马弯弓”,发发命中目标。

  孟宏伟才刚刚舒了口气,可险情却接二连三,好像要刻意捉弄他孟营长,考验满广志。坦克二连连长杨光指挥射击时,受冲击过程中扬起的沙尘影响,第三辆坦克驾驶员视线受阻,眼看就要与前车横向的炮管发生碰撞。孟宏伟一边喊“停!”一边跺脚,满广志一把抓过电台:“3号车停下!”

  此时,前车炮长小王的手已经按在电击发按钮上,幸亏车长刘哲发现情况不妙,立即临机指挥炮长关闭电击发装置,调转炮塔躲避撞击,可还是晚了一步,炮口“咣”地一声剐在了后车炮塔上,刘哲还没回过味来,撞击的后坐力将药筒从炮膛中震出!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满广志吩咐三个连队轮流开饭,训练继续,实弹射击不停。满广志召集营连长围成一圈摆石子,边推演边说:

  “我觉得这两个险情出得有价值,大家都长了记性,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也算作为一个教训,大家一块吸取教训,吃一堑长一智,大家一块总结总结,调整一下。”

  “新坦克射击,打大角度转向,打极限,最大限度地打出新质战斗力来,冒这样的风险也是应该的。”

  “训不在危中施,兵不在险中练,部队就打不了胜仗。”“刚才我测算了一下,从发现目标到打出去,最快的用了9秒。能不能再增加火力密度,提高毁伤效率,实现发现即摧毁?”

  山东汉子的血性,战略硕士的理性,在他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身经百战的满广志,规避训练风险的经验有千条万条,但他也深知,一旦决心下定,全团必将面临一场危境、险境下的搏杀,他要把部队推进实战的狼烟中“淬火”,他要把和平观念的“绊脚石”彻底踢开。

  战车滚滚轰鸣,炮弹急如疾雨。下午的训练不但没停反而又提高了训练难度,由排规模实射升级到连规模实射。在随后的3天的训练中,满广志直击训练“死穴”,带领部队完成后退射击、急转弯射击、向后射击等课目的实弹射击训练。

  2013年9月初,朱日和某地域。满广志带领信息化合成营演示的随遇破击战法,作为全军战法创新演练活动的压轴大戏隆重登场。

  战斗愈演愈烈,进入白热化。在强大的体系火力和电磁攻击的支援下,满广志指挥地面突击力量和武装直升机,对敌军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

  现场,4个进攻战斗队交替横进侧打,协同突进;4个批次的武装直升机在距地面部队50米的低空前飞攻击,瞬间,敌数十辆装甲目标发生剧烈爆炸,从敌军前沿到纵深一片火海……完美,犀利!最后,敌军损失惨重逃离战场,合成营则在直升机的掩护下,迅速调整队形,向原定目标杀去。

责任编辑:王凤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