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八一电视 >> 专题
无阵地射击
2014-10-29

  朱日和的晌午,太阳火热。当迫榴炮3连连长胡庆伟全副武装,连吁带喘地把连队拉到装备车场,列队在满广志面前时,他还以为仅是一次例行检查。部队刚进基地,都在忙着设营。

  “胡庆伟,启封弹药。”

  “啊?”

  “听清没有,准备实弹射击。”

  “怎么现在就打?咱们安营未稳,还没有观察地形、勘察路线……”

  胡庆伟的话,满广志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在越野车上摊开地图,临时记下几个坐标数据。命令:“出发!”

  以往像这样的行动,往往会下达一份很翔实的作战文书,这次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胡庆伟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一次没有准备、没有预案的拉动演练,团长这是演哪出?

  地域完全陌生,草原路、卵石路,战车就像“蹦蹦车”。他一会儿看看车载终端的电子地图,一会儿瞪大眼睛,从潜望镜里穿过滚滚沙尘瞭望四周环境,手里只有可怜巴巴的7个坐标数据,车队行进很慢。更令他担心的是,过去打实弹,都是把弹药送到阵地再启封,现在三辆弹药车“咣咣当当”地编进车队,载着待发炮弹!

  3公里的路走了近半个小时。胡庆伟又憋屈又紧张,偷偷地打开舱盖,探身车外,又用回了地图对照现地的老办法,指挥开进。

  在不远处的山包上,满广志看得清清楚楚,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又走回老路子去了。”通过电台:“胡庆伟,用车上终端导航,闭舱闭窗,加速……再加速!”

  20km/h、30km/h……轰鸣的马达像开了锅。胡庆伟手心发凉,额头的汗珠吧嗒吧嗒掉,说不清是闷热,还是紧张。

  宿营地,天色渐暗。塞外阴晴无常,几阵“兜屁股风”让周围变得刺骨寒。为了便于管控,胡庆伟命令部队靠近配置。

  等满广志回帐篷村开完作战会,又赶回宿营地时。迫炮连的官兵刚忙活完,正准备吃饭。

  “干部过来,车间距多少?”

  “大纲上是怎么要求的?”

  “真打仗,你们全连早被一锅端了。”

  连挨一串“雷”,让胡庆伟心中乌云密布。重新调整配置后,他再也不敢懈怠,饭也没吃,趴在地图上,寻找明天可能的射击阵地。

  第二天,天还没亮,满广志又来了。

  “团长,我找到两片理想的预定射击地域,堪称完美。”胡庆伟往脸上使劲堆笑,拿着地图,在上面勾勾画画。

  可满广志的回答把胡庆伟的笑容“冻”在脸上。

  “向西北方向开进。”满广志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团长,我们在哪占领阵地?”

  “你们往前开就行,需要占领阵地时,我通知你。”

  这完全不合常规,胡庆伟面露难色。

  满广志说:“这才到哪啊,想打胜仗,就得在烟里火里滚三滚。”

  飞速旋转的履带卷起滚滚沙尘,胡庆伟按照团长要求,不断指挥各车驾驶员加档提速。

  可满广志在电台里还是在喊:“太慢了,加速!”在根本没有路的陌生戈壁,战车驶出了最大速度,尘飞沙扬。

  “烈焰注意,1468高地,北侧500米,占领阵地!”满广志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胡庆伟命令全连成战斗队形占领阵地,核对炮位,校正瞄准点,计算射击诸元……“同志们,这是咱连的翻身仗,是英雄、是狗熊,用炮弹说话吧!”窝了一肚子“委屈”,胡庆伟的阵前动员,与其说是在讲,不如说是在吼,他扯足了嗓子,脖梗子的青筋直蹦。

  “轰轰轰”,6门炮同时发出怒吼,覆盖目标区域。

  “好,这下可算没问题了!”胡庆伟重重地挥了一下拳头。基准炮李启光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扯开嗓子,大吼一声:“兄弟们,等团长来表扬咱吧!”阵地上,掌声、欢呼声连成一片,士气沸腾到了100度。

  胡庆伟命令修正诸元,准备继续射击。但是,团长的第三道命令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前移1000米,占领炮阵地!”

  打完试射就转移,从来没见过的事。胡庆伟不知道团长又要折腾啥,无奈地说:收炮,团长让往前开,就往前开吧。

  一座矮锥子山横亘眼前,那里就是满广志指定的1000米以外的射击地域。胡庆伟想:过了山,应该是一片便于炮兵布阵的平坦开阔地。等刚爬上山梁,他向前一看,顿时傻了,在山的那边,不但不是平地,反而是一片布满雨裂沟的大片陡坡。

  满广志恰恰就选择了这里,命令炮兵连疏开配置。只见6门炮前仰后合,在山尖的起伏地上杵着。炮位之间高差最大近70米,这个阵地,几乎颠覆了教科书上对传统炮兵开设阵地的所有要求。

  望着胡庆伟脸上的困惑,满广志说:“战争不选择地域。我也清楚,这里是炮兵的绝境。我们的新装备,从设计性能上说,惯性导航,全角度调炮,大俯仰射击都可以实现。我们必须要穷尽各种可能,打出新装备的最大性能,由依托阵地射击变为依托系统射击。”

  胡庆伟是多年的老炮兵,这是最令他揪心的一次实弹射击,他揪心的,早已不是命中率。他揪心的,他的前炮部署在50米高差下的坡地,假如装错密位或电脑“迷糊”就可能打出去;他揪心的,完全陌生地形地质,松散砂石地能否经得全连重型火炮的震颤。这次实弹射击与其说是对部队训练的考验,不如说是对胡庆伟心理承受能力的一次考验。

  然而,考验远没有结束。射击完毕,天已经黑下来,夜间射击任务又下达了……两天两夜,迫榴炮连4次转移阵地,打出80发炮弹,成倍于普通连队一年训练的耗弹量。

  胡庆伟后来才知道,在这之前,满广志已经多次与火炮专家论证过,经过严格的风险评估和论证,并向基地机关请示过。

责任编辑:王凤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