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八一电视 >> 专题
三发导弹引发的化学变化
2014-10-29

  2013年秋,红军团担任全军信息化条件下战法创新活动演示任务。演练之前,指挥部临时调整方案,原定的某型反坦克导弹实射科目取消了。这意味着,已经下拨的3枚导弹也要送回。

  满广志心不甘,这种导弹刚列装,实弹指标非常有限,射手平时只练射击模拟动作,实弹基本没摸过。满广志说,这是一个实战化的训练机会,太难得了,实训才能实战,一定要让战士们体验体验打新型导弹的感觉,不实打就永远不会知道该怎么打,别真用上的时候,没打过,打不了。既然批下来了,就不能让这到手的机会溜走。

  满广志向上级说明了想法,赢得了支持。当时,其他演示课目的训练正是紧要关头,训练场地很紧张。满广志找到基地司令高继安、政委王志安:“老首长,帮帮忙吧……”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飘着细雨。满广志带上迫炮3连连长胡庆伟,带着一组射手开着步战车就上了阵地。

  一切准备就绪,满广志突然叫停。

  原来,连长为了把炮弹打得准一点,就把车开得比较近。满广志看得清清楚楚,说:我看射击距离不够,你忽悠我吧?连长说:距离达到射击下限。团长说:到上极限打。步战车又往后开了500米。

  毕竟是第一次打,第一个上场的士官汤冶,兴奋又紧张。他带领射击小组占领发射阵地,安装支架,瞄准目标,每一步都做得精准无误,手触到按钮的那一瞬,他明显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发射——”导弹命中靶心。“好,打得好!”现场一片欢腾。但是,当排长张晓光打第二枚弹时,意外出现了,导弹刚一出膛,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过了山顶。山那边有牧民,众人顿时傻了眼。

  满广志很镇定,用电台呼叫装备处长:“王武明,你看弹飞到哪儿去了?”

  “报告,好像是飞过山顶,落到山下了。”

  “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听到响声了没有?”

  “听到了,没有落到牧民区,没事。”

  满广志说,“大家沉住气。”扭头又问在场的工厂师傅,“能不能打?”师傅说,“能打,这个弹有时会出现失控的概率,这也很正常。”这话给满广志吃了个定心丸。他告诉张晓光,“没事,你们继续打就行。”

  第3发导弹直奔目标,命中靶心。

  3发导弹意义决非让战士过过手瘾。从此,一直因有装无弹,在连里充当“勤务兵”,拿锹比拿枪多的导弹排变了。

  《某新型导弹射击教范》由几名射手领衔攻关,出炉了,总部给予充分肯定,训法创新活动红红火火。

  汤冶、张晓光频频被兄弟单位请去做示范、搞教学,成为“金牌教练员”。汤冶当上了代理排长,张晓光也走上了连主官岗位。

  遇到重大演习、比武任务,无论是迫炮连还是导弹排,都敢于理直气壮地要任务、打头阵。

  在上级组织的综合比武中,导弹排夺得5项第一的好成绩。迫炮3连终于尝了一回久违的先进连队滋味。

责任编辑:王凤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