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八一电视 >> 专题
依山建场—开山建场
2014-10-29

  松骨峰英雄团的营区坐落在易县卧虎山的向阳坡上,依山而建。旧的装备车场是前几代官兵捡石筑窝,依山就形垒起来的。

  与信息化试点任务一块下达的,还有配套系列工程,装备车场扩建就是其中之一。为此,上级下拨了168万土石方工程专项款。

  看着后勤处赵处长报上的施工方案,满广志说,“走,到现场看看。”

  “从团营房门口到车场外墙的山岚子有多远?”

  “200多米。”

  “老车场和将建的新车场,装备全部出动时间各是多少?”

  “差不多,都是两个来小时。”

  “车场到后墙外的综合训练场怎么走?”

  “那得从山梁后边绕过去,一个连怎么说也得走上半个小时。”

  “赵宪宾,你这个方案,还是在原位上建对吧?”满广志摘下眼镜,“虽然工程量小,耗费少,但成阶梯式,分成三层,落差有20米。我想把这一片山削平,与营区后边的训练场连成一体。而且既利于训练用装,更利于战备。”“刷”地一笔,圈出方案上的“依山建场”,只改一字:开山建场。

  “开山?团长,你开玩笑吧?那得多大工程啊,咱们可就那么点钱啊!”赵处长一手指着那个山包,一手拍着自己的口袋,一脸茫然地说。

  可赵处长也知道,团长一旦下了决心,九头牛也拽不回来。他按照新的工程要求又拟了一稿。按照新的建设方案,要平掉30多万方土石,前后400多米,落差20米,面积相当于4个足球场。

  同时,施工方案也一并做了出来。请地方来干,光爆破这168万就差了很多,不可能干。军工自建,人家出技术,咱们来干,钱是不超。可部队自己搞爆破,是明令规定不允许的。

  “这可是天大的事,还是放在党委会上,好好研究研究吧。”赵处长进退两难,疑虑重重。

  团里有个人称“乔老爷”的,原工兵连连长乔文英,当兵近30年,搞工程土方爆破15年,没有丝毫闪失,是闻名集团军的爆破专家。满广志亲自带着副团长和工兵连的干部把老乔请到了工地上。

  “团长,你好大的气魄。我开山放炮十几年,还很少碰这么大工程。”

  “你告诉我,爆破施工风险在哪?咱自己搞爆破,常见的险情都有哪几种?”

  “要说咱工兵连搞爆破,过去炸掩体、涵洞还行,土石方爆破还真没搞过。不过也没啥,只要是把那几个环节盯紧了,装药、打孔,我来把着,也没啥大不了的。”

  “那爆破作业的地震波会不会损伤营房?”

  “一天打二三百个孔,一天爆一次,不碍的。”

  听说满广志要开山,各种声音从部队内外传来。有的说,“任务、工程款都是上面定的,还是有什么条件打什么仗吧。”也有的劝他,“既然有规定,我们最好不要违反,也不要打擦边球。”还有的老领导老战友也劝他,“没有谁让你这么干。出力不讨好的事,干好了不是功劳,出了问题,肯定拿你是问。”

  党委会上,满广志的一句话平息了争议。

  “我们坐在这是领导,上了战场是指挥员。循规蹈矩肯定不会犯错误,等着靠着也肯定不会有风险.可是这也不敢、那也不行,就连雷管炸药都不敢碰的指挥员,能带出舍身炸碉堡的士兵,能带出能打仗的部队,鬼才信!”

  “只要我们心里装的是打仗,我们干的这些事,首长和官兵心里自有一杆秤。”政委郭耀东也站出来。

  满广志就是满广志,别人不敢想的事他想了,别人不敢干的事他敢做,别人做不成的他做成了。每天“黄昏一炮”,回响在营区,也撞击在满广志心上。每次爆破,满广志只要在,都会到现场。偶有缺席,也要等到老乔的一声“安全”传达他的耳底,才肯放心。他让人在高处架起摄像机,将爆破作业的一招一式全都录下来,有问题现场就指出来。老乔的技术真不是吹的,打炮眼,填炸药,精确到厘米、毫克,定向爆破,指哪炸哪。近半年的时间,打炮眼6410个,累计超过1万多米,炸药消耗5吨,没有出现一次险情。

  “不出事也不是功劳,出了事我一个人担着。”就这么简单、就凭这份简单,凿开了山,移平了地。

  开训!为了走向实战化,在车场扩建过程中,团里进一步打通了训练场,实现了装备库区和训练场的合二为一,最大利用现有装备展开训练。以前的装备车场唯一的用途就是存放装备,如今可以在其中组织操作训练,车辆也从原先的3到4台,增至现在的10台车辆同步展开,增加了训练资源,压缩了训练时间。53分3秒!这是满广志用秒表卡出的时间,如今一条主干道,四条分路,两个环路,可实现整建制同时编队,重装拉动时间比以前缩短了2小时。“再接再厉!”满广志一只手把秒表高举过头顶。

责任编辑:王凤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