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八一电视 >> 影像锐专题
专访“狼牙山五壮士”葛振林长子葛长生
吕其庆 2015-05-13

  他不知父亲是狼牙山五壮士

  ——专访“狼牙山五壮士”葛振林长子葛长生

  正是“满林霜、俯潇湘”的时节,踏着几分料峭冬寒,记者来到衡阳,寻访在这里住了近半个世纪的老人,舟车辗转,在湘江畔的一个院子,找到他的住所。来时,恰逢搬家,显眼的是,一捆捆旧得泛黄的图书,从外露的书脊看,大多是马列主义文集和军事书籍,还有一把几近散架的藤椅,磨得黑亮还有破洞。

  坐这把藤椅的老人已去世,并有近十个年头。这位老人是葛振林,“狼牙山五壮士”中的副班长,“副班长葛振林打一枪就大吼一声,好像细小的枪口喷不完他的满腔怒火……五位壮士屹立在狼牙山顶峰,眺望着群众和主力部队远去的方向。他们回头望望还在向上爬的敌人,班长马宝玉激动地说:‘同志们,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说罢,他把那支从敌人手里夺来的枪砸碎了,然后走到悬崖边上,像每次发冲锋一样,第一个纵身跳下深谷。战士们也相继从悬崖跳下去……”这段文字出自小学课文《狼牙山五壮士》,狼牙山五壮士家喻户晓,他们投崖前坚毅的目光望向远方,这个形象定格在雕塑上,成为伟大革命史不可抹掉的一个记忆。但鲜有人知道,副班长葛振林幸存下来,后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比班长他们多活了60年”,2005年,他在湖南衡阳辞世。

  这里是衡阳军分区的干休所大院,院里的砖瓦房新旧不一,葛家的房子最老,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干休所要修缮这栋老房子,葛家老大葛长生、老二葛宪松、老四葛拥进都赶过来,把父母的东西收拾妥当。房前有个院落,老人曾在这里种半畦菜、半畦花,养过鸡和鸭。记者就在这个院落里采访了葛振林的长子葛长生。

  父亲从不以英雄自居

  狼牙山在河北易县西南部,是晋察冀边区东大门,因其峰峦状似狼牙而得名,远远望去,群峰突兀连绵、势若刀劈斧凿。

  “父亲是河北曲阳人,1937年参加革命,1940年入的党。1941年秋,日寇集中兵力进犯晋察冀根据地,当时,我父亲所在的第七连队奉命在狼牙山打游击战,经过长时间奋战,决定战略转移,便把掩护群众和连队转移的任务交给了六班,马宝玉是班长,他带领胡德林和胡福才两位小战士,我父亲是副班长,带着宋学义。为了掩护大部队,他们故意走上了一条通往顶峰棋盘陀的绝路,他们边前进边与身后的敌军战斗,敌人一度以为与他们交手作战的就是我军大部队,步步紧逼,经过一天的战斗,父亲他们战斗的弹药早已用光,傍晚他们到了三面悬崖绝壁的棋盘陀,敌人也追了上来,父亲他们估算着大部队已成功转移,便一起纵身跳了下去。后来,父亲醒过来,发现在半山腰的庙里,身上受了重伤,当地老百姓给用了药,宋学义也活了过来。父亲不记得跳崖后怎么幸存下来的,可能是让山上一层层树给挂住了。他和宋学义在老乡家里休养了几天,便又去找大部队汇合了。”

  葛长生非常平静地还原了这段“着名”的革命故事,如果不是记者再三逼问,他不情愿提父亲这段革命经历。“太普通、太平常了。我从小跟父亲生活在部队大院,街坊四邻的叔叔伯伯都是战斗英雄,他们好多人走过长征,打过衡阳会战,随时都面临着牺牲,父亲跳崖应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我这些叔叔伯伯面对当时情形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你看,我家隔壁就住着一位真正的‘两万五’,他去年刚过世。还有那家伯伯,打衡阳会战时残了一条腿。”葛长生随手指着眼前的几栋房子,这一排排普通的砖瓦房里都守护着一段峥嵘岁月。

  “而且,父亲从不以英雄自居。尽管他的事迹登上了《人民日报》,上了语文课本,还被拍成电影,但他从不主动谈当时跳崖的事情,我打小就在父亲身边,当年看《狼牙山五壮士》电影时,我都不知道父亲是其中原型。他在家里没有跟我们谈过一次这件事。只是前几年,有人质疑五壮士跳崖的真实性,甚至网上说当时父亲班里有6个人,有一个人叛变当了敌人的汉奸。父亲知道这事后,很生气,让我陪着他去衡阳军备区,说要给年轻战士讲点东西,他一讲就讲了一整天,把当时的经过讲了个透彻。”葛长生印象很深,“父亲讲到后来有点激动,他说跳崖这件事如果是他一个人的事,无论别人说什么,自己忍一忍也就罢了,但这是集体行动,再不出来澄清,怎么能对得起牺牲的战友?!”这个事后,葛长生逐渐明白,为什么父亲不提跳崖的事情,在父亲心里,当时跳崖的壮举不是他一人的行为,而是整个班的,祖国给这壮举极高的评价和荣誉,应该属于五壮士这个集体。

责任编辑:胡欢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