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八一电视 >> 影像锐专题
读夏湘平先生书法
崔自默 2015-04-29

       我仰夏湘平先生之名,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正在西安上大学。1997年由柴岩柏兄机缘,始在北京拜谒请益,瞬间感染于夏先生的温文尔雅、荦荦大方,书论有谓“书如其人”,不是虚言。

       夏湘平先生多才多艺,只为书名所掩,行外不甚了解罢了。在中国当代书坛,夏湘平先生享有盛誉,尤其对军队美术书法教育贡献巨大。

       艺术家的地位与影响,既取决于其直接的艺术部分,更包括艺术身份之外的诸多社会因素。苏东坡论书说“苟非其人,虽工不贵”,含义丰富。夏湘平先生宅心仁厚,刚毅木讷,人宝其书,非为无由。

       在中国书法史上,隶书于汉魏时蔚然大观,后世能超群拔俗者寥寥可数,兹夏湘平先生得之矣。“夏隶”风格独特,读者过目不忘。夏先生拈出《石门颂》体系的脉络神髓,抽象之、夸张之、符号之,发挥广大,岂其易哉。它的“反结法”,结构与解构两法不一不异,左右逢源,相得益彰。文字部件的“不争”,使得中宫开阔,有庙堂气;同时增加出无形的审美趣味,扩展出无限的思维空间。“夏隶”书体的笔法,碑与帖合而为一,碑的厚重拙朴与帖的巧妙灵活,其用笔颤掣,筋骨崚嶒,如锥如锤,比之折股画沙,多出雕刻感;隶韵草情,局部笔画仿佛缪篆姿态,添装饰之美。“遂觉已步入褒斜道上,侧身于石门左右,时而又遥领庙堂之肃穆”,欧阳中石先生在跋夏湘平书周敦颐《爱莲说》书卷中有此语,真知音也。

       《唐山抗震十周年纪念碑》、《汨罗江屈原离骚碑》、《朝阳阁赋碑》等……静静欣赏夏湘平先生法书精品,我再度思考瞬间发生于纸张平面上可以存在与启发的空间与时间之关系。书法,是立体的、多维的。因笔法而改变结体,因结体而改变章法,整体完备而又具体而微,形神统一。疏离而不失引力,需要作者的胆识,所谓笔墨张力,其实是心力感应。

       “会通之际,人书俱老”,孙过庭论书有此说,那不是凡俗意思的物质衰老,而是取之不竭的艺术意欲、精神活力。从夏湘平先生的书法创作轨迹中,可以发现个中端倪。

       “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古今中外的艺术经典,总是把无数感动凝固起来,打通视听,让来者览阅之际,思接千载。

责任编辑:王凤

最新评论